叶修这个人呢,乍一看猥琐心脏黑不见底,其实也不难懂的。

  十五岁那年想打荣耀,说走就走。有上顿没下顿也好,没地方住也好,就是没想过回家。此后兜兜转转十年征程,受过推崇挨过排挤,登过绝顶落过低谷,无一不是顶着那张日益嘲讽的脸一笑扛过去。图个啥?“热爱”二字而已。

  这份热爱比一般人绵长坚韧许多,纯粹得让不纯粹的人难以相信。甚至于,若拿这人的经历拍一部励志片,也必定会十分精彩——区别仅在于寻常励志片的主人公一脸正直向上好青年样,而我们的主角常年死宅烟不离身还是个脸T——他对荣耀爱得简单热烈不惜代价。一路走来,竞争合作无数,也算是见过不少人:

  遇上个跟他一样疯的苏沐秋,正好意气风发大干一场。岁月里那些轰轰烈烈的少年轻狂与梦想,玩战术的叶不羞大概也曾经拙稚地张扬过。

  认识了联盟里的损友,场上场下互扔大招与垃圾话。竞争激烈又惺惺相惜,全因怀揣同样的信仰。

  认识了从相依到决裂的陶轩与嘉世,认识了刘皓这样恶心到骨子里的人。经受无数恶意的讥讽嫉妒与算计,也冷静而随性地继续生活,并不动声色地保护着沐橙。而他自己看上去对这些遭遇并没有过于在意。原因也简单,这人太清楚自己要什么,太清楚该做什么,无暇作多余的记恨而已。

  就这样,兄弟朋友有了,敌人有了,荣耀也一直在打,只是似乎还缺点什么。

  直到在网游里遇见一个有意思的人。

  君莫笑低调又高调地闯进第十区公会大佬们的视线。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的情况跟十年前差不多,他不意外。意外的是,竟会有人一上来不谈交易谈感情,又要费尽心思为公会抢利益,又认真得傻气地不肯破坏原则。

  一十八条好友申请弹出,他的生命里多了一个会发光的小剑客。

  蓝河啊,不软萌也不强硬,普普通通三观端正小青年一个。老爱设身处地为别人想,容易纠结和心软。被夸了会得意,小心思被戳穿会尴尬,逗一逗还会炸毛。说他洒脱吧,却把面子看得重于泰山,说他简单吧,公会内外大小问题又无一应付不来。叶修觉得这人挺好玩,气他都比对别人上心很多……虽然人家未必领情。

  叶神有特别的拉仇恨技巧,通常是泰然自若叼着烟,就能把屏幕那头的对手气得一口气上不来内心咆哮“我操你妈”。但对蓝河是不一样的。他逗蓝河时身子微微前倾,左手夹着将燃尽的烟。等看到回复的一长串省略号或“滚滚滚”后,才慢悠悠地抽了最后一口,唇角微不可察地扬一扬,任由对面吐血拍桌揪头发。

  偏偏一来二去,整个荣耀大陆各大公会里能和君莫笑这个脸T好好说话的,就剩这个剑客。

  称呼从“兄弟”到“大神”到“你”,身份从交易对象到临时盟友到兴欣保姆。蓝河信任叶修,叶修也愿意信任他。

  原因?他闭着眼睛想,大概是这人真诚,能干,正派,可爱。

  还有,我挺喜欢他的。

 

  这些话当然不会说出口。

  叶修心脏,可这个心脏没点过恋爱技能点。他能表达的挽留或挂念,隐晦如“只要你愿意,一直做下去也可以”“公会的小白都很想你”云云,不着痕迹得令人捉急。

  故而不会有第二个人发现,叶神带着兴欣踏上他新的征程,带了几分意味不明的牵念。

  叶修当然也不知道,有个人一脸纠结坐在电脑前,把挑战赛关于兴欣的直播统统看了个遍。

 

  挑战赛结束那晚,他大半夜醒过一次。隐身登录君莫笑,正好看到蓝桥春雪敲他:“大神,在吗?”

  叶心脏不说话。

  “恭喜获胜。”这条消息与上一条隔了三十秒。

  叶心脏不说话。

  “我喜欢你。”这条消息与上一条隔了十分钟。

  蓝桥春雪在两秒内下线。

  ……叶心脏找不到机会说话了。

 

  至于后来神之领域里君莫笑追着蓝桥春雪跑这一大奇观使无数大公会脑补过度心内起疑误会重重几至引发一场空前混战,那又是另一段故事了。



    网恋一年后叶修去G市找蓝河,在机场第一眼认出了那个眼神清澈的蓝雨脑残粉。

  叶修这个人,不难懂的。爱荣耀爱得简单热烈,爱人也一样。他轻轻抱住蓝河:“手感不错,给个好评。”

  “烟味太重,我要退货。”怀里的人笑意清晰,语调嫌弃。

  然而回抱的力度紧了又紧。


fin.


本来就想写个叶蓝段子结果不知道写成了什么东西……逻辑结构都被狗吃了,差点没好意思打tag=_=
思绪混乱,渣笔力难表心中十一,难摹原作万一,抱歉啊我也很捉急的。



(期中考发挥正常,至少不用急着删客户端啦。在这里谢过先前给我加油的姑娘们,窝爱你们QwQ)

22 Apr 2014
 
评论(37)
 
热度(310)
© 沈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