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粉们何等机智。举办方的安排再严密,秩序维护工作做得再好,也不能阻止有的人早早探查到比赛选手的秘密通道,抱着鲜花礼物签名本闹哄哄守在出口。汉子热议最后6.5秒,妹子齐呼叶神俺嫁,还有的没从刚才的比赛中缓过来,“嘤嘤嘤嘤”拽着同伴使劲晃。

  气氛热烈堪比过年。

  蓝河就暗搓搓地混在里面。两手空空,神情变幻,浅蓝T恤在一片兴欣红里更显突兀。兴欣夺冠的震撼仍来回撞击着心脏,他略微不安地活动一下手腕,对自己说,说声恭喜就走呗反正他不认得我。

 

  心血来潮连夜从G市飞来看比赛,鬼使神差跟着这群粉丝来到这里。

  于蓝河而言,总有一些事,做了不会使生活发生任何改变,不做却会不甘。

  比如和活的君莫笑说句话。

  哪一句都行。

 

  视野前方黑漆漆的过道里亮起一点火光,知道叶修的人都猜得出那是烟。 

  现场沸腾起来了,狂喜的粉丝们涌上去包围了他们的偶像。被围堵的大神似乎愣了愣,随即无奈地笑笑,一边给人签名一边在簇拥中走向光线较强的地方——这竟是他十多年来第一次应付这样的场面。叶修不太习惯,他的粉丝也是.

   蓝河被挤得龇牙咧嘴,心里吐槽“我草兴欣粉战斗力怎么比蓝雨粉还变态”,又发现自己竟意外被推进了内圈。

  他终于看清了那张脸,如果不算上虚胖其实挺耐看。懒散淡定中透着疲惫和欣悦。

  啊,还有嘲讽。

  ……

 

  蓝河就站在推推搡搡的人群里一眨不眨盯着叶修。第十区的往事与方才荧幕上“荣耀”两个大字交织着落在脑内,他一时间又激动又心酸又欣慰又纠结又紧张又开心,隔着两三个人,朝向叶修,扯着嗓子还结结巴巴:“大大大神,恭、恭喜夺冠!!”

  说完迅速转身往外挤。

  叶修停下动作,也盯着他看了三秒。

   叶修说:“哦,是你啊。”

  蓝河吐血。以他对这位大神的了解,单凭这句话,完全不能断定叶修是否真的认出了他。他有点尴尬地挠挠头:“啊,没错,其实我就是中草堂的那个——”

  “兴欣的绝色嘛。”

  “你怎么知道?!”还有能不把这账号念出来吗,感觉好耻啊。

  叶修摆摆手示意签名暂停,从人堆里分开一条道走到蓝河面前,自来熟似的揽过他的肩,朝在场的人介绍,“各位都加过兴欣公会了?这你们副会长。”

  然后在一堆关于绝色的议论声里压低声音:“兴欣晚上有聚会,去不去?”

  “啊?”

  “伍晨一直想找你交流经验,公会的人天天吵着要见副会。”

  “可……”

  “数到三就朝八点钟方向突围。三。”

  …………

  结果是累得腿软的蓝河把累得脱力的叶修拖离了疯狂的人群。

  旁批:指望两个宅男有多少体力?


 

  当晚蓝河东张西望,别说公会众,连伍晨的影子都没有。

  苏沐橙过来招待他:“你找叶修?他在外面抽烟,等会就进来。”

  “不是……”和一整个冠军队坐在一起吃饭,没几个荣耀玩家能平常心的。蓝河深呼吸,“那个,公会的人不来吗?”

   苏沐橙歪着脑袋想了想:“公会聚餐安排在明晚,今天是战队内部的聚会哦。”

  蓝河急:“那我……”

  苏沐橙笑眯眯: “嗯,不过果果先前说过——”

 

  “可以带家属。”

  叶修慢悠悠地走进来。

fin.

 



 为什么一眼认得出绝色?
 叶神说:你猜啊。
 

26 Apr 2014
 
评论(17)
 
热度(200)
© 沈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