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市的候机厅里,职业选手挤成一堆玩uno,笑声骂声加上黄少天的人声伴奏,闹闹哄哄穿透了大半个机场。蓝河站在门外远远望过去,又是羡慕又是手痒,无奈职责在身,只得就近找了个同样穿着工作服的人攀谈:“兄弟也玩荣耀吗?”

  “那必须啊!”回答的青年笑得热情,神情却不掩得意,“兄弟是网游部派来的人吧?声音听着耳熟,哪个公会的?”

  蓝河心想说出来吓死你,一面清了清嗓子,淡淡道:“蓝溪阁的,大号蓝桥春雪。”

  青年的笑容瞬间僵住。

  蓝河立刻为自家公会名声的震慑力暗暗自豪了一把。却见那人神情诡异如同吃翔,艰难无比地伸出手:“好巧啊老蓝。”

  “?!”

  “我是车前子。”

  蓝河的笑容也僵住了。

  他忍住冲上去揪住对方领子咆哮“把昨晚的野图BOSS还我们”的冲动,也干笑着伸出手:“哈哈,缘分缘分。”

  两人使出全身力气狠狠握了握,然后不约而同甩开对方别过脸去。

  刚从候机厅走出来抽烟的叶修疑惑地看向这边:“……老蓝?”

  ……

 

  蓝河的心漏跳一拍。

  说不上有什么理由,但他并不情愿就这样被叶修认出来。他下意识拉过车前子,强忍恶心作出勾肩搭背状:“叶……领队好,我们是中草堂的,跟着王队过来。”

  蓝河发现自己养成了有事就赖中草堂的良好习惯。

  车前子哪愿遂他意,白眼一翻正要戳穿,便见叶修郑重地点了点头:“哦。”

  蓝河心里一松。

  “蓝河啊。”叶修痛心疾首,“叫你来兴欣都不来,微草哪里好了?”

  “…………”

  蓝河不由得狠狠鄙视了自己的智商,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人家可是国家队的领队!随队人员的资料能没有吗!这点小伎俩逗谁玩啊!他感觉自己整张脸都烧了起来。

  车前子听到自己战队被黑,也没有围观的兴致了,讪讪打了声招呼便回了候机厅——君莫笑于他而言同样不是什么好回忆,能躲多远是多远。

  门外只剩下他们两人。蓝河支支吾吾准备找个借口开溜,叶修已走近一步,语重心长地说:“你这样很不好啊。”

  “啊?”蓝河懵。

  “次次都扮中草堂的人,太没意思了吧!我们都这么熟了,你装什么装。”

  蓝河很诧异:“谁跟你熟了啊?”

  等等……“次次”?……他百鬼夜行时就认出来了?!

  叶修很无奈:“不算吗?好吧。”他有点好笑地看着蓝河不断变化的神色,心里一动,抬手揉了揉青年的脑袋。蓝河的发质硬直,揉起来略微扎手,结合他平日炸毛时的语气,让人联想到一只委屈的小刺猬。叶修又想起有谁说过头发硬的人性子倔,他叼着烟打量蓝河,心想这人脾性温和办事精明,有时还是透着股迷糊或固执的傻劲,偏又有趣得让人不自觉被吸引。

  那天后来又说了些什么,两人都记不太清了。蓝河落荒而逃后,叶修站在原地接着抽烟。苏沐橙不知何时起从他身后出现:“心情很好?”

  叶修没回答,感慨了一句:“哎,你说这人……”

  苏沐橙眨巴眼:“跟你有点像呀。”她没有明指。

  叶修笑笑,转身回厅集队去了。相遇不过是个开始,他们还有很多时间。

fin.



小学生文笔orz

06 May 2014
 
评论(29)
 
热度(241)
© 沈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