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风之于G市人毫不稀奇,但蓝河也从没喜欢过它。当天夜班结束他最后一个离开,关灯关空调锁好门,一出走廊就被强风吹成一只凌乱的刺猬。斜刮进来的雨水溅湿了半边衬衫,电闪雷鸣与呜呜风声搅得人心烦意乱,蓝河扶额默叹,疾步走到大门后准备开伞,突然手一抖,跟见鬼似地后退了两步。

  “你你你你谁?”

  蹲在墙角抽烟的叶修反问:“你觉得呢?”

  “靠!你干嘛来的!!”

  叶修慢慢站起身,有点无奈地看着他:“防贼啊你?”

  “……”蓝河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反应有些过了,清清嗓子别过脸,“我是说,嗯,这种鬼天气大老远跑来G市……”

  “不是我挑的啊,你们经理约了面谈。”

  一点都不浪漫的理由。

  但蓝雨好员工蓝河思考的显然不是这个。他挑了挑眉:“这个时候?”

  “来接你。”叶修老实答道。

  “……”

  蓝河不自在地眨眨眼,低头一瞥那人手上的烟头,没好意思问他等了多久。

 

  空气安静下来,偏偏雨声听起来微妙的旖旎。叶修撑开他带过来的大伞,一手自然地揽住蓝河的肩,顺便忽略了自家恋人有伞这个事实。后者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然而叶修的突然出现使他的大脑一时放空,生生拼不出一段完整词句。

  一定是台风把我的智商吹走了。他愤愤地想。

  他们一起走出俱乐部,风中凌乱的刺猬这下变成了两只。叶修乱糟糟的头发和蓝河湿淋淋的裤腿使他们看起来更像对相依为命的流浪汉——蓝河被自己的想象逗笑了——深一脚浅一脚而又步伐一致地挪向目的地,有点滑稽又有点温馨。叶修像是对当前的狼狈处境全不在意,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比赛,偶尔调侃一下蓝雨逗蓝河跳脚。两人上次见面在半个月前,上上次或许更远。异地恋的苦逼多了去了,倒显得这点相处时间弥足珍贵。

  叶修突然问:“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过来住啊!”

  “你提过吗!!!”

  “哦,没有吗……”叶修说着,又把伞往蓝河那边偏了偏,“那现在提了。”

  “…………”

  他们挨得极近,可以直接观察到对方的神态变化。朦胧水汽阻隔中,蓝河的表情瞬息万变,看上去有点傻。

  叶修看得好笑,搭在蓝河右肩的手改扶住他后脑勺,微凑过身呼吸相缠,在有点喧闹的风雨里交换了一个轻柔的吻。

  蓝河反应过来后盯着他看:“你犯规。”

  叶修说:“帮忙掏掏右边上衣口袋。我没手了。”

  ……

 

  一定是台风把我的智商吹走了。蓝河攥紧了掏出来的上林苑钥匙心想。
 
 
 
Fin.

一定是台风把我的少女心吹回来了orzz今年最后一个段子,感谢观看。



嘿嘿逗你玩的:p如果有脑洞大概还是会继续的,只不过频率会低很多。一来学业压力,二来段子虽短小易撸但总有个上限,三来我一放长假就脑瘫。
除了少开脑洞一切活动正常,继续刷tag扫文萌叶蓝。再次感谢不嫌弃我段子的gn们(鞠躬),同人,不是一个人的乐子【什么鬼

19 Jul 2014
 
评论(24)
 
热度(128)
© 沈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