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喂,我们还没同意呢!”

   蓝河把感叹句讲出了疑问句的语气。

  “咦,你拒绝?理由呢?”

  叶修把疑问句讲出了陈述句的语气。

  要不要这么直接……前者揉了揉太阳穴,谨慎回道:“给蓝溪阁的条件确实好得没理由推却……”

  “嗯。”叶修静静等着他的转折。

  “不过,”蓝河试探道,“你就不怕——呃,只是举个例子,毕竟这里是兴欣势力最薄弱的区域——你就不怕我们联合别家把你们卖了?”

  蓝河倒不是天真得以为叶修考虑不到这些,只是在公会打交道久了,不会轻易相信没有根据的好事。即使清楚这位大神的为人,在摸清叶修的后招之前,他无法完全放心拿公会利益冒险。

  “不怕啊!”叶修斩钉截铁地答道。

  蓝河愈发好奇了:“你怎么知道?”

  “你很有自知之明,不会带着自己人送死的。”

  “…………”蓝河吐血,这算什么理由啊!什么自知之明,说半天不还是在夸自己吗!更可恶的是竟然无法反驳!

  “更何况,”叶修接道,“你怎么知道我们这次没有在蓝溪阁安插卧底?”

  “无耻啊……”蓝河深感自己先前的问话太多余,抽抽嘴角发了个“服”的表情。正巧这时春易老的答复也发过来了,果不其然是赞同这次联手,又叮嘱他小心些。蓝河强打精神想把事情一次解决,奈何白日里报表和副本已耗费太多精力,他打了今晚第五个呵欠。

  “困了?”叶修问。

  “没。”蓝河揉揉眼睛站起来,“等等我冲杯咖啡……”

  “我困了。”

  “……真的假的?”

  “年纪大了,精力哪比得过你们年轻人。”叶修说着还真的打了个呵欠,仿佛圣诞小偷那36小时不眠的记录不是他创的,“有事明天说,我要睡觉……唔,你应该也没别的活了?”

  “没了……”蓝河精神一松,困意加速上涌顾不得多想,匆匆道别下线,一沾枕头睡得不省人事。

  梦里君莫笑从屏幕里爬出来,大摇大摆地把蓝桥春雪账号卡抢走了。低沉而熟悉的笑声似有若无缠绕耳畔,不知道什么意思。

  一如此刻H市某网吧内,有人十指翻飞研究装备,动作连贯,目光却胶着,你看不懂它透往何处。
 

Fin.



腿肉?

01 Aug 2014
 
评论(17)
 
热度(88)
© 沈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