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多言无益

 给@漫三少  叶蓝本《三寸日光》的G        通贩点我

 

------------

 

 

  “君莫笑去了神之领域后,我整个人放轻松了。”雷鸣电光感叹道。

  云归清点着十区送出去的材料清单,应道:“就是,这高手到底何方神圣,把各大公会耍得团团转,奸诈啊!太逆天了吧!”

  蓝河突然插话:“我倒是觉得,这人挺实在的。”

  灯花夜一口可乐喷在了键盘上。

  连系舟都面露惊讶地看过来:“怎么说?”

 “他给各公会代打,应该是出于某种原因,急需大量的稀有材料。”蓝河解释道,“虽然手段比较绝,但始终是冲着同一个目的去的,条件也还能接受。
  系舟点点头。

 “这样的人大多冷静。不会做多余的事,也就…………靠!”

   众人还没回过神,却见刚才还从容淡定侃侃而谈的分会长脸色一变,急急转回电脑前,冲着麦咆哮:

  “你不是练级去了吗???为什么还会这么无聊???”

  隐隐有个听起来挺愉悦的低沉声音自耳机漏出。至于屏幕上那个穿得花花绿绿的家伙是谁……他们一点也不想细看。

  一分钟后。蓝河好整以暇地转回来:“咳咳咳,继续继续。讲到哪了?”

  蓝溪阁众:“……”

  蓝河被同事盯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正估摸着是不是该说点什么,云归已干笑道:“你和高手关系不错哈。”

  “一般般吧。”蓝河有点莫名其妙。

  “一般般?”系舟深深看了他一眼,“可你刚才嘴角上扬得很厉害啊。”

  蓝河大惊:“我有吗?!”

  “我操,笑得一脸恶心还不承认?”雷鸣电光调侃道,“嘿嘿,好在知道那头的不是妹子,不然……”

  不然什么?

  一道闪电直击心间,蓝河骤然一愣。

 

“我有吗?”叶修下意识摸了摸脸。

  魏琛神情严肃语气笃定:“有,脸都笑裂了。”

  叶修没理他,目光掠过一干面带惊讶探询的小年轻,这才发现苏沐橙已经回嘉世训练了。他慢慢拔出账号卡,陈果在一旁赶人:“到点了到点了,赶紧回去休息!临近挑战赛,这几天都别熬夜了啊。”

  叶修看着队友们离开训练室的背影,转头奇道:“你留下干嘛?”

  陈果犹豫了一下,还是没压下好奇:“我看到了。刚才那位……是蓝桥春雪吧?”

  “对啊!”叶修坦承。

  陈果暗暗感慨着那可是荣耀网游响当当的大人物,念及眼前这人的身份,顿时又释然了。

  却听叶修反问:“我那时笑得很奇怪?”

  “呃,也不是吧。只能说大家从没见过你这副样子,觉得非常的……新奇?”陈果艰难地组织着语言,突然眼睛一亮:“快说!你是不是网恋了!”

  “别八卦……”叶修无奈。

  “哎,你就说是不是嘛,我又不会说出去。”

  “大概吧。”叶修望向窗外,看不出什么表情。

  “……也不对。”陈果沉思数秒,忽道,“你喜欢蓝桥春雪,第十区那个老受你欺负的小剑客怎么办?”

  叶修暗暗为女性的直觉汗了一把:“那是他小号。”

 “那位被你调戏得咆哮声穿透耳机的能干卧底呢?”

  “那个也是他……”叶修再汗。

  陈果陷入了震惊。

  叶修陪她无语了半晌,酝酿了下情绪,目光幽深:“那什么……”

  “嗯?”陈果竖起耳朵。

  “烟瘾上来了。”

  “……出去!!”

 

君莫笑:你最近好像很少出现啊

蓝桥春雪:是你自己上得少了好吧[汗]

君莫笑:[沉思]

  蓝河暗捶一下脑袋:怎么说得跟自己很关注这家伙上没上线一样……

  那边没等他懊恼完,又问:“方便语音吗?”

  “不方便!”蓝河扫了眼偷偷瞄过来的同事,果断回绝。

  “也行,就在这里问你个事吧!”叶修说。

  放在平日,蓝河顶多推测大神又把他当自家卧底挖情报来了。只是今天……他环顾地图,这里恰好是情缘圣地桃花谷。鸟语清幽,流水潺潺,风景温柔,散人和剑客于缤纷落英中相对而立,这气氛怎么看怎么不对劲。

  “这个,说出来也挺不好意思……”叶修又道。

  “你还会不好意思?”蓝河口头上鄙视着,心跳声却大得自己都听得见。数日前雷鸣电光的无心之语又一次纠缠脑内,一直以来被刻意无视的异样情绪于胸腔翻涌滚动,叫嚣一些他暂时还不敢承认的事实。

  “会的,毕竟我们连面都没见过。”叶修认真道。

  “……”

  “蓝河。”

  蓝河抿唇,定定看着屏幕。

  叶修顿了三秒。

  问:

  “要不要过来看我比赛啊?”

  线下两地,偷窥的陈果与纠结的蓝河,不约而同“咚”的一声一头撞在了桌上。

 


 

  半月后,每一家电竞报纸都毫不吝惜地将头条留给了一支崭露头角来历不明的队伍,与一个历经起落强势归来的神话。

  云归&灯花夜&雷鸣电光:君莫笑是叶秋君莫笑是叶秋君莫笑是叶秋……

  系舟:……

  云归&灯花夜&雷鸣电光:君莫笑是叶秋君莫笑是叶秋君莫笑是叶秋……

  系舟:…………

  雷鸣电光深沉地抬头:“是叶神的话,老蓝可以放心嫁了。”

  这回轮到系舟一口可乐喷在了键盘上。

  “说起来,蓝桥这几天怎么没来工作室?”云归问。

  “你妹,现在才想起来问。”系舟无语,“他已经不在本地了。”

  “哈?去哪?”

  “H市。”系舟迅速关闭了荣耀里一个不起眼的小窗,轻飘飘地给出一个让众人不能言语的答案,“这小子申请调动一个月,去H市看挑战赛了。”

  ——事已至此,不能我一个人瞎。

  “……”

  “……”

  “所以说……看个比赛哪用这么久??”

 

 

  蓝河在观众席上亲眼见证了这一被媒体吹得天花乱坠的时刻。

  他看着嘉世粉前一秒还自信满满的神情在一瞬间灰败下去,看兴欣玩家兴奋得满场发疯,看大屏幕上一身混搭的君莫笑侧身持伞,成就他新的传奇。心潮澎湃,却谈不上有多诧异。

  他又一次回想起圣诞节当夜那个冷然立于塔尖的身影:万众仰望,高临云端,仿佛无所不能。副本记录也好,圣诞小偷也好,这个人从进入他视野开始,便在一次又一次地将不可能变为可能。与理智不同,蓝河的潜意识无条件地相信叶修,相信他的强大,他的笃定,与随之终将到来的震撼世人的胜利。

  下一幕他手持酒杯迎向叶修,笑容里满是自己都未意识到的开心自豪:

  “我来之前,就知道你会赢。”

  灯光下叶修看着他笑笑,神情竟称得上温柔。他淡定地接过蓝河的酒杯,扬扬嘴角,一饮而尽。

  “呵呵,记得负责啊。”

  …………

 

 

 

 “我睡了多久?”

  “一天一夜。”

  “哦哦。你还在啊。”叶修坐起来,被光线刺得眯起了眼。

  蓝河抱臂站在床边,神色不善,内心却是一阵无力。早知这家伙根本不能喝,他就不会傻乎乎地自投罗网了。什么记得负责……坑爹啊!连老板娘看过来的眼神都是“我知道是你把他灌醉的站住别跑”,兴欣的人逻辑都这么奇怪的吗?!

  蓝河绝情地说:“你醒了?那我走了。”

  “上哪去?”

  “回去上班。”

  “不是吧?”叶修怀疑地看着他,“你申请的天数有这么短?”

  蓝河茫然:“你怎么知……”

  蓝河掀桌:“……靠!”

  千里之外的系舟打了个喷嚏,深藏功与名。

  叶修满意地看着眼前青年的耳根一点一点泛红,呵呵一笑:“来都来了,别急着走啊!”

  蓝河别过脸,扯淡扯得自己都听不下去:“哈哈哈,有道理!其实我这次来呢主要是想游游X湖,欣赏一下H市的风土人情,顺便……”

  “问你个事。”叶修毫不客气地打断。”

  “常规赛我可没空去看!”

  “没问这个……”

  “跳槽也没可能!”蓝河义正辞严,“我是蓝雨粉。”

  叶修侧头注视他,意外地没有说话。

  “?”

  “没,你脸太红了,先缓缓。”

  “……”

 

 “所以你到底告白了没有?”陈果见两人这几日像那么回事又不像那么回事,简直要被急死。

  “这个很重要?”

  “废话啊!”陈果是个关爱队员的好老板。

  蓝河抱着手提电脑正好过来找叶修,闻言尴尬地咳嗽了两声,准备绕道。叶修摸了摸下巴,上前两步拽住他:“问你个……”

  “求你换个开场白!!”蓝河忍无可忍了。

  “哦。”

  叶修勾起蓝河的下巴,直接吻上去。磕磕绊绊,略显笨拙。舌头纠缠,隐约能尝到点儿薄荷糖的甜味。

  “这样好像比较方便。”叶修在目瞪口呆的陈果的注视下,牵起蓝河的手说。

  蓝河定了定神,结巴道:“问、问你个事……”

  “爱。”叶修说。

 

 

 

Fin.

 

感谢三少不嫌弃我的短小废柴,感谢校对拯救我的语死早(跪地

22 Nov 2014
 
评论(20)
 
热度(284)
© 沈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