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不速之客

@二缺仓库  叶蓝短篇集《cuddling》 的G                       通贩点我

----------------

 

  蓝河推开房门,瞬间一脸错愕。

  叶修抱着他家的笔记本歪在他家的沙发上玩荣耀,神情自若头也不回:“回来啦。”

“老大,现在全世界都在找你!来时乔装了没?手恢复得怎么样?还玩?你怎么在这?不是说要回去?”蓝河噼里啪啦问了一串,想了想,还是铿锵地强调一下主权,“这里是我家。”

“学什么不好学话唠……”不速之客仍然两眼紧盯屏幕,手速稳定,叼着根烟含糊道,“我退役了。”

 

蓝河默然。

几日前心疼又低落的情绪再度被撩起。兴欣夺冠虽震撼,却无论如何也比不上听闻叶修退役那一刻的怅然失语。他看着这人从第十区起步,披荆斩棘举重若轻,从一个副本队到一个公会再到组建一个战队,终于重新站上世人仰望的巅峰。结局固然圆满,可哪个选手能毫无留恋地告别承载荣光的舞台?何况眼前这个人,是将十年的热忱与信仰倾注于此啊……

“——你养我啊。”叶修把上一句补全了。

“…………”

蓝河觉着下次还是冷血一点吧。

他刚下班,反正无事可做,索性挪到边上围观。却见叶修悠悠闲闲推完关底BOSS,走到座机前拨了串号码,径直喊起话来:

“喂喂,可以上来了。怎么这么慢啊?”

“你干嘛?”蓝河瘫在沙发上听他扔了几句垃圾话,蓦地有种不太妙的预感。

“见个人。”

“你妹,我当然知道是见人——咦,你又干嘛?”

叶修挂了电话踱回沙发前,突然立定,一手揉过蓝河的发丝,低头看了他好一会。微涩的烟草味氤氲身侧,他俯身凑近亲了亲唇角,调侃里掺些不太刻意的温存:

“啧,长肉了啊。”

“……”

好好的理智自持经这轻轻一挑径直溃退,思绪纷飞收也收不住。叶修的嘲讽叶修的触碰叶修的笑,屏幕里坚定的背影与捧起奖杯的颤抖的手——融汇于光影的画面拼成眼前这个活生生的人。

“滚滚滚。”蓝河就着高度差仰脸凝视他,笑骂一声,勾住恋人的脖子猛一闭眼主动吻上去。

压抑多日的想念于此刻喷薄而出。鼻尖相抵,唇齿纠缠,起时轻柔,而喘息声渐重。空气隐隐被点燃,叶修夺回主动权,舌头抵住蓝河的狠狠地纠缠翻搅,又低头流连过他的下颚、喉结,不着痕迹地把人往沙发里带了带——

然后门铃报复性地响了。

 

……

蓝河发现这个世界变得有些玄幻。

楼梯道不甚明晰的光线勾勒过来人的轮廓,透着惊人的熟悉感。门外的人低头对着手机皱眉,西装革履气质温和,不出意外会是个讨人喜欢的有为青年。

——除了那张违和感爆棚的脸。

违和的源头坐在原处半晌没动,抽了口烟压压邪火:“剑影步,服不服?”

蓝河呆滞地望了望叶修,又看了看叶秋。

叶秋好奇地看了看蓝河,又瞪了眼叶修。

“咳、咳咳!”蓝河突然清醒过来,紧张又忐忑地伸出手,“你好!我是许博远!”

“哦哦,你好。”叶秋似对他这么正式的问候方式有些反应不来,但还是礼貌地作了回应,“我叫叶秋。”

“……叶秋?!!”

“嗯?”

“叶秋!!!!!!!”

叶修淡定道:“啊,对,这个其实是我弟弟。哎瞪我干嘛?”

蓝河无声地接收了这巨大的信息量,深吸一口气,忍下了拿键盘砸他一脸的冲动。

他今天本打算一桶泡面直接解决晚餐——叶修来了就是两桶——不料竟意外提前见了家属,自然不好意思怠慢客人。眼看饭点将至,果断找了个借口要带两人下馆子,一边招呼着往外走,一边顺势与叶秋聊起了天。

“……为什么来这?”叶秋自顾自重复一下问题,生起了气,“我来接他回B市,哪知这家伙竟然偷偷换了机票,太狡诈了!”

“是你太笨了。”叶修在一旁鄙视。

“切!”叶秋不服。

“呵。”叶修耸肩。

蓝河扶额,默默猜测起了这奇妙的兄弟关系。

……他很快又被迫转移了注意力。

前边的拐口走近一个有点眼熟的精壮青年,很是奔放地朝这边招手:

“嘿老蓝,你住的都什么破地方,鸟不拉屎的,老子对着百度地图兜了半小时——”

叶修注意到那人提着的行李箱,神情微妙地瞥了眼蓝河。

“——我擦,两个叶神?!”青年大惊。

蓝河一愣,眯着眼艰难辨认了十来秒。

大怒。

“你他妈不说好了下周来吗?!!靠点谱啊!!!!”

 

小区附近一家饭馆的包间,四人大眼瞪小眼。

该来的不该来的都来了。蓝河暗叹一声,心道等会回家一定要翻翻黄历,一面有些无奈地做起了介绍:“叶神,叶神的弟弟。”指指青年,“车前子……”

“哦——”叶修笑笑,意味不明地拖长了音,“老熟人了啊。”

“叶神好。”车前子客客气气,微不可察地缩了缩脖子,没一会又狗腿地掏出了纸和笔,“叶神签个名呗?”

别人家的偶像,那也是偶像。荣耀大神的签名谁不想要啊,相比之下网游里那点过节倒真的不算啥。

“出息!”蓝河在一旁鄙视。

“切,你好意思说我?”车前子不屑。

“呵呵。”蓝河耸肩。

叶秋默默看着,觉得蓝河这嘲讽神态好像有点眼熟。

叶修倒是没什么反应,签好名又坐了回去,一手在桌底随意玩着蓝河的手指,面上一脸正直:“老车这行李箱不错哈,来G市玩?”

车前子被这称呼震得眼皮一跳:“啊不是,来出个差,时间提前了没来得及订酒店。反正明晚就走,嘿嘿,这不是想着来老蓝这蹭吃蹭住……”

“哦!这样……”叶修道,“打个商量?”

“啥?”

“我这有个五星酒店的空房,包吃包住——”

蓝河警惕地猛一抬头。叶秋更是直接问出来:“咦,你想干什么?”

叶修言辞恳切地教育起车前子:“哥这是替王大眼痛心啊!你怎么考虑的啊?不打招呼就跑过来,还要麻烦人家蓝溪阁的员工接待,如果说出去,对你们中草堂的影响多恶劣。外人怎么看待你们的职业操守?这让微草怎么抬得起头?为了个人利益不顾全大局,我鄙视你!”

车前子被说得一愣一愣,竟也生出几分惭愧。人家大神都站到自家立场上考虑了,还愿意提供五星酒店,这都不答应实在说不过去:“叶神说得是,我还是不麻烦老蓝了。……呃,那您住哪呢?”

叶修坦然指指蓝河:“他家啊。”

车前子吐血。

 

蓝河白眼都不知道翻了多少个,终于忍不住在叶修耳边吐槽:“扯淡吧,你住过来也用不了客房。”

异样的刺激感骤然自身下传来,他猝不及防全身一颤,生生抑下一声到口的呻吟,低喘着横了叶修一眼。

那只玩弄着他指尖的手神不知鬼不觉转战大腿根部,隔着布料于敏感部位忽轻忽重,情色地揉捏着。始作俑者旁若无人地凑回来咬耳朵,声音低哑:“你家房间隔音不好。”

蓝河脸绿了。

 

叶秋一直埋头吃饭,一抬眼见这俩挨在一块不知在做什么,一种奇异感油然而生,于是也放下筷子刷了刷存在感:“我就订了一个房间……”

“那就再订一间。”叶修很豪气。

叶秋奇道:“你有带钱?”

“你带了呀!”

叶秋闭嘴了。

 

这顿饭吃下来也无甚特别。大体是蓝河和车前子争论起蓝雨微草孰高孰下时一不留神被某人打了脸,某人刚喊饱就坐到一边优哉游哉抽起了烟。叶秋聊着聊着发现车前子家和自家就隔了两条街,宣称很能喝的车前子在坦承不能喝的三人面前豪情万丈地把自己灌跪了。

“嗝——”临行前车前子摇摇晃晃,打了个响亮的酒嗝,“先干掉蓝溪阁的牧师!”

“哈哈哈,想不到这货喝醉之后这么二!”蓝河幸灾乐祸地掏出手机开始拍照。

叶修望天:“去年好像还有个人喝多了,趴在我肩上嚷嚷‘集火那个君莫笑’……”

“你!”

叶秋在不远处结束了一通电话,上前几步扶过那位酒品看上去不太好的刚认的老乡。又多看了蓝河几眼,扭头面向叶修,欲言又止:“……那我回酒店了。”

“哦。”叶修挥挥手。

“哦什么哦。”叶秋有点不甘心,“你还有很多事没告诉我吧。”

“急什么急!走了。”

叶修搭着蓝河的肩,朝相反方向行去。昏暗夜色里光线模糊,叶秋立于原处,遥望路灯下那双悠哉平凡而又和谐异常的背影,一时间竟生出了几分恍惚。

 

“说吧,来G市做什么。”蓝河今天第二次推开自家房门,“你该不会只是来蹭顿饭吧?”

“不会啊,我还蹭睡。”

“…………”

蓝河又有点不想理他。多大尊神啊,多大个人了,怎么还是跟以前一样无聊啊!

“博远。”叶修突然唤道。

“干、干嘛?”

“我退役了。”

老话重提,含义似乎又不那么单纯了。蓝河怔怔看着叶修,有些猜不透他要表达什么。

“我说……”叶修轻咳一声,回视的眼神里有认真与暖意,“明天回B市,一起吗?”

蓝河一滞,顿时恍然。

退役意味着什么?

是神话长留历史翻页,也是功成身退篇章另起。迎来了叶修真正远离媒体聚焦的开端,也到了有些事情必须处理的时候。此刻站在他眼前的人,仍然是那个心怀荣耀脚踏实地的理想主义者,但已不再属于职业联盟,不再属于兴欣。他需要承担起过去十多年未去承担的责任,而首要任务正是……

“唔嗯——靠,你好歹给点提示!……”

“第一关boss都给你牵来了,再不敢开怪也太怂了吧?”叶修继续一语双关地怂恿着,低头用力吮吻蓝河的锁骨,手上加大了动作,看这架势是想把下午那局给扳回来。

“谁、谁说我不敢!”蓝河心下吐槽着把自家弟弟当怪来开我男朋友也是蛮敬业,一边被撩拨得喘息连连,几乎站不住,“你妹,哈啊、这里领子盖不住……”

“留着吓吓我弟。”叶修随口接道,摁住蓝河的后脑勺狠狠地亲吻。激烈深入,仿佛呼吸运命也随之相缠。

今后还有很多关卡,我们将一起闯过。蓝河下意识迎合着,迷迷糊糊计算着这个副本的难度,感受到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正灵巧地解开他的衬衣纽扣。他稍稍动了动,正想示意换个地方——

“叮咚——”

门铃说,怪我咯。

两人均是动作一僵。蓝河陡然惊醒,发现自己还被叶修抵在玄关处的柜台上,衣衫半褪吻痕鲜明,后者呼吸粗重神情莫测。他尴尬地站直,只来得及抬起一只手,叶修已然转身,毫不犹豫地拉开房门。

“混账哥哥,我钱包在你身上——”

 

………………

 

 

 

 “介绍一下,这是你嫂子许博远。”

 

 

 

 

Fin.

 

 

  晚上回来看到姑娘们的拇指爱心和评论,告别的话差点又说不出口了QAQ

  入坑一年,不长不短。能和大家一起萌叶蓝,真的非常,非常开心。

  最后,感谢看到这里。明年六月以后,有缘再见!

22 Nov 2014
 
评论(17)
 
热度(334)
© 沈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