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觉得这就是谈恋爱的节奏啊……?(2)

继续大公会腥风血雨

============================

第七十五章 夺怪完败

蓝河确实已算是难得的高手了。这一记拔刀斩准确、到位,人未到,刀先至,半空给了哥布林商人一个漂亮的凌空追击。换了田七他们,怕是很难出这么一刀。

    蓝河紧接又是一个三段斩,这是一个攻击与移动一体的剑客技能,角色飞快滑步上前,哥布林未及完全落地,刷刷刷三道剑光,已是三簇血花飞扬而起。

    上挑!蓝河又是一剑切出,准备将哥布林挑起到空中,忽得身侧一枝造型古怪的战矛递出。蓝河看到这奇怪的战矛心下已经一紧,视角瞥来一看,果然是君莫笑。

    一剑一矛一齐朝哥布林商人身上招呼。剑快,矛长,谁会先到?

    是自己吗?蓝河觉着自己挑出的剑刃与君莫笑刺出的矛尖已经是同时倒达,哥布林吃了这一击却已经更高的浮击而起。

    战矛捅入,哥布林商人立刻被扯出一个半圆,直接被君莫笑摔到了他的身侧。

    圆舞棍。

    两人的技能都打中了哥布林商人,遗憾的是君莫笑用的是一个抓取技能,哥布林商人这一甩开,他已拦到了蓝河的身前。

    君莫笑的眉目就在自己眼前,但角色的眼神永远是那么的空泛,蓝河不知此时的君莫笑是什么样的心情,他只知道自己很平静,没有迟疑,没有犹豫,一记横斩便朝着君莫笑劈了过去。

 

第一百一十七章 不专业代打

副本要练,等级却也不能拖后太多,几天过去,君莫笑的等级率先跨上了27级。这蓝河也不知是对君莫笑的等级刷得有多频繁,这刚升上去还不到一分钟,蓝河的消息已经来了:“埋骨之地埋骨之地,我没迟到吧??”

    “没有……”叶修说。

    “呃,这一次你要什么?”蓝河问道,这个问题也是相当值得关心的。

    “吸血光剑。”叶修说。

    “好巧啊!”蓝河泪流满面。

    “哦?”

    “我用的就是吸血光剑。”蓝河哭。

    “你也快30级了吧?”叶修说。

    “橙武啊大哥,30级也不用换。”蓝河说。

    “再橙也是低武,浮云。”叶修安慰。

    “还要什么?”蓝河很有觉悟,知道不可能只是一把吸血光剑这么简单。

    “八个骨椎吧!”叶修说。这是埋骨之地隐藏BOSS腐骨羊会掉的隐藏材料。

    “好……不能再有了!”蓝河回道。

第一百一十九章 忘了正事

 

“牛,太牛了!!这记录不信谁还能破。”蓝河第一时间发来消息。

    “呵呵,那倒未必。”叶修回道。

    “靠,这记录谁要还能破掉,我把键盘吃了。”蓝河说。

    “话说得太满了。”叶修说。

    “咱又不是不懂。这记录太强了,你怎么打的?录相了没有?“蓝河问着。

    “没有。”叶修说。

    “啧啧,强,太强了。”蓝河只是称赞,其实到底怎么打的他也并不怎么关心,有记录就好。区区埋骨之地,连蓝河都不屑把太多的精力放在研究这个上。

    “公会也不慌退吧!你考虑考虑我昨天的提议。”蓝河忙又发来几句,前次君莫笑刷完记录就退会,快得他都没来及说什么。

    “嗯。”叶修应道。

    “你哪呢?东西给你。”蓝河说。

    报了坐标,蓝河赶到,吸血光剑本来就是拿在手中的,直接取下来,加上八个骨椎交易给了君莫笑。

    “大家辛苦了。”蓝河还对君莫笑的队伍里同志表示了亲切地慰问。

 

第一百二十四章 最土的打法

 

叶修笑,当即又拉齐了人马跑去副本。

    16分24秒67的成绩高挂榜单,望着这个成绩蓝河久久无语。正愣着,有消息到,翻开一看是君莫笑:“键盘吃了几个?”

    蓝河泪流满面。他发誓吃键盘的记录赫然只是排在埋骨之地记录榜的第三位,要照这么算,他键盘得吃一对。

    “老兄你就别笑话我了。”蓝河郁闷。

    “呵呵,这次的记录大概没问题了。”叶修说。


第一百六十七章 抢回记录

    这个话题是接了昨晚,当然昨晚参加嘲讽的人未必在,但蓝溪阁他们要做并不是去打这些人的脸,只不过是给全区玩家看:蓝溪阁可不是一定要靠君莫笑才能拿到记录的窝囊废。

    “这蓝溪阁,还真是刷了啊!”夜度寒潭看着记录,又看到世界上蓝溪阁已经打起了广告,默默地观望着。

    一分半,君莫笑的话,恐怕还能提升超过这个成绩吧!夜度寒潭的看法倒是和蓝河颇有些相似。

    “这蓝河到底什么态度,君莫笑到底会什么作为,看来马上就要知道了。”夜度寒潭暗暗想着。

    这边,春易老等人刷完了记录后就先撤离了,他们当然不至于还在这帮着练号。而蓝河此时比较难熬,有些抽风似的一会就看一下记录,惟恐突然君莫笑的名字就跑到他们前边去了。

    提心吊胆了好一会,蓝河突然想起来,君莫笑那边副本次数肯定是用光了。这会又没到凌晨,他就是有那想法,也不可能这时候就来破这记录啊!

    看来这最纠结紧张的时间,又是留到了凌晨0到2点钟啊!

    看着君莫笑在好友名单里亮着,蓝河是想问,又不想去问,犹犹豫豫地,却终究是没有去开口。

    记录已经抢回来了,君莫笑,这次我不会妥协!蓝河给自己努力打着气。
 

蓝溪阁在世界上进行公关也算顺利,毕竟破记录的系统公告还在那摆着,榜单上也随时可以查到,这样有力的证据面前,新人倒是找不出什么挑刺的言论。更何况,新人和蓝溪阁也没仇,昨天突然会卷起那么一股风潮,也实在是月轮公会那炫耀的暴发户嘴脸太让人恶心了。

    时间一点一点地走向了凌晨零点,蓝河的心情也是越来越紧张。尤其是从零点二十到三十分这十分钟里,蓝河几乎是什么都没干,只是死盯着信息栏。

    系统突然公告。

    看到“系统”两个前缀词,蓝河已是一惊。

    系统公告:请玩家健康游戏,合理安排时间。

    “靠!差点吓死老子。”蓝河忍不住出声骂着,原来是在半夜里系统时常会自动发布的提醒玩家休息的消息。当然从游戏公司的利益角度,他们肯定恨不得玩家前仆后继地玩死在电脑前,这种虚情假意的提示,若干年前大概还会有玩家觉得温暖,现在也就哄哄新人小白吧!

    十二点三十分,记录未见告破,蓝河稍松了口气,不过他又马上想到:万一对方是十二点十分开始刷的呢?

    于是蓝河又紧张地盯着系统公告。【救命这段莫名戳萌点啊

 

第一百七十一章 能杀为何不杀

蓝河终于无法沉默下去了,他终于还是决定去和君莫笑说道说道。

    “兄弟……”蓝河发去消息。

    “在呢!”叶修回复。

    “恭喜啊!”蓝河说这话的时候,心里那叫一个别扭。

    “谢谢。”叶修当然知道他要说的是什么。其实这个时候,给他发来消息的已经不只蓝河这一个大公会的人了,许多人都已经开始消息试探,用的开场白大多都是这个。

    “兄弟够强,30级就能杀了36级的炎女巫。”蓝河说。

    “也挺不容易了,杀了三个多小时呢!”叶修说。

    “兄弟以后有什么打算?”蓝河问完也觉得自己这个问题有些古怪,但是他却又想不到别的问法。他心里有一种古怪的感觉,这个事吧,他心里很清楚,但就是无法用言语组织出来。

    “你是指什么?”叶修回道。

    “呃……以后也这样越级去杀BOSS吗?”蓝河问道。

    “能杀为什么不杀?”叶修反问。

    蓝河心中顿时一个激灵,他猛然间意识到了问题的关键所在,他知道了自己为什么会心里清楚却无从开口。

    就是因为这句话。

    能杀为什么不杀!

    太正常不过的道理,完全让人无法反驳的道理。

    君莫笑有能力去杀这个BOSS,其他人又有什么理由不让他去杀?就因为他杀了其他就杀不到了?这才是滑稽之极的论调吧?

    相比之下,副本记录又何尝不是这个道理?

    君莫笑有能力刷出这个副本记录,他又为什么不去刷?系统设定出来这个竞争,可不就是让人去刷去竞争的吗?因为大公会需要这个记录来证明自己的实力,所以就不许君莫笑去杀?这又是一个多么可笑的逻辑。

    蓝河知道自己为什么开不了口了,因为君莫笑一直以来在做的只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换作是任何一个玩家,都会这么做的事,如果他不这么做,那才是不正常。

    绑架?

    或许君莫笑确有此种意图,但是,他却没有输在道德上。

    是大公会们为了保障自己的利益,想让他人放弃他人本该有的权力。

    刷副本记录,杀野图BOSS,本就是每个玩家都公平享有的权力。

    君莫笑想杀就杀,不想杀就不杀,谁也管不了。现在大公会不想让他杀,于是他提条件,然后就说人是绑架,这根本就是强盗逻辑。

    能杀为什么不杀?

    简简单单一句话,蓝河被秒杀了。

    蓝河此时,不知为何突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心中的憋屈,突然不及以前来得沉重。被秒之后他倒是很快复活,很干脆地给君莫笑去了个消息:“兄弟,流离之地这个副本,你觉得你的极限会是多少?”

    蓝河觉得君莫笑的行为不失光明正大,所以他相信光明正大去问这个问题,对方也不会不以实相告。【蓝河这一身正气正是他区别于其他公会玩家的特质啊

    “比你们目前的成绩再提高两分多钟吧!”叶修说。

    “两分钟……”

    “这个记录,我建议你不要拼了,成绩的关键就在最终BOSS托亚,面对这个BOSS,我这个散人的优势是你们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拥有的,即使你们能练成娴熟无比的配合去压制,最后还是要差一点。”

    “为什么?”

    “因为队伍配合,我们也可以有,但散人你们没有。”叶修说。

    “好吧……看来,这个记录只能买兄弟你不要出手喽?”蓝河说。

    “这倒是可以。”叶修答应得很是坦荡。

    “好吧,兄弟你这次需要点什么?”蓝河已经完全接受这个事实了。

    一份清单发了过来,蓝河看后没有怎么大惊小怪,也没有急着去讨价还价,反倒是很平静地答复:“我考虑一下。”

蓝河又下线了,他又回了神之领域。

    神之领域的蓝溪阁玩家都知道了,蓝河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而且一般都不会是什么好事。此时突然看他又出现,昨天和他一起刷过记录的四人心下都是一怔。

    “记录已经被刷掉了?”四人中的弹药专家笔言飞第一个发来消息问道。

    “暂时还没有。”蓝河说。

    “那你回来干什么?”

    “给你们看看君莫笑提出的条件。”蓝河说着。

    “他的条件,什么意思?”

    “就是他不会来再破我们记录的条件。”蓝河说。

    “蓝桥,你这话的意思,我们记录是一定会被君莫笑破掉的?”笔言飞有些不高兴了。

    “他说他还可以把现在的记录提高两分钟以上,你觉得我们行吗?”蓝河说。

    “他说你就相信?”

    “我相信。”蓝河说。

    “靠……”笔言飞一边骂着一边发了一个无语的表情。

    而春易老是懒得发消息的,只是约了蓝河在他们正在进行的副本门外见。在蓝河等候的时间里,笔言飞却已经把一切都转告了春易老。副本出来碰面时,从春易老的口气中,蓝河也听出他明显的不快。

    “怎么回事蓝桥?你是诚心想让大家看你的笑话?”春易老问道。

    “如果不请君莫笑留一手,非旦会让大家看了笑话,而且到时后悔也来不及,记录再无法拿回。”蓝河说。

    “哈哈哈哈,蓝桥老大,人只是虚张声势罢了,就把你吓成这个样子?”绕岸垂杨果然是借机就发难了。

    “我只是觉得他人还不错,所以愿意相信他罢了。”蓝河淡淡地说。

    “他人不错?人不错会绑架副本记录来勒索各大公会?”绕岸垂杨冷笑。

    “记录不是专属于大公会的,哪里来的绑架一说?”蓝河说。

    “蓝桥……你?”春易老等人都觉得有些奇怪,白天蓝河的态度还不是这样,对于君莫笑表现得也挺不忿。可这半天一过,此时的蓝河却是很理解君莫笑的样子。

    “道理不是这样吗?有能力刷记录,谁会不去刷?我们竞争不过对方,也只能用这样的法子来换取记录了,或许就是放弃记录。”蓝河说。

    “谁说我们竞争不过啊!”笔言飞有些不高兴。

    “蓝桥老大……说实话,你是不是和这个君莫笑串通到一起了啊?”绕岸垂杨突然阴阳怪气地来了一句。

    蓝河对他根本无心理会,他相信春易老这一帮兄弟不至于弱智到产生这种怀疑。

    春易老也是过了半晌,终于说话:“蓝桥,你最近大概是太累了,放轻松一下吧!这次这个副本记录交给我们。”

    “你是说……”

    “让绕岸垂杨来替你吧,我们五个去刷记录。”春易老说。

第一百七十三章 副本他不行

 

“是你肯定的告诉蓝河,这个记录我们一定拼不过你?”春易老问。

    “好像是说过。”

    “小子你不要太嚣张啊!敢不敢和我单挑?”绕岸垂杨在一边嚷道,春易老只是静静地站着,居然也没去拦。

    “蓝河没有来?”叶修却突然问了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

    “没有。”春易老说。

    “你们应该叫蓝河的。”叶修说,“这个人嘛,如果是PK的话,应该会赢蓝河多一点;但要刷副本,蓝河比较稳重,打配合刷记录会比他更出色的。”

    众人听了都是一怔,君莫笑对蓝河有多了解他们不清楚,但和绕岸垂杨无疑只是第一次见,只刚才那么几下,难道就已经看出绕岸垂杨的水平了?

    “说什么呢你!!来我和单挑啊!!”绕岸垂杨叫道。

    “你看,他也很明白的。”叶修对春易老说,“放他去竞技场疯吧,刷记录的活让蓝河来就好了。”

第二百二十一章 强力控场

但现在,又有副本队过来的话……叶修转了视角一看,却意外地发现这一次过来的人,或许不会成为什么障碍。

    “嗨,副本呐?”叶修主动和过来的这队人招呼了一下。而这队人路过这里时,角色的步子也都放慢了。此时电脑前的五人,露出几乎一样的尴尬古怪神情。

    “咳……杀着呐……”对方也回应了一声,说话的人是蓝河。过来的这队玩家,是蓝溪阁的人。系舟、雷鸣电光、云归这些叶修很早就打过交道的玩家都在队中。

    “是啊!”叶修一边答话一边一矛挑飞了一人。

    蓝河五人的视角都伴随着此人飞起、落下,默然无语,没有要参战的意思,却好像没有要走的打算。

    “蓝桥,你个没出息的东西!只是几次副本纪录竞争就让你怕了?你好意思吗你?”不曾想,这边的三人竟然有人爆发出了一串叫骂。这些人当然没黄少天的能耐在战斗时还打字发文字泡,但是用用嘴炮还是可以的。

    会叫蓝河蓝桥的,无疑是神之领域那边就认识的人。难不成这人是霸气雄图的什么高手?蓝河怔了怔,再一看,神枪手、剑客、拳法家……蓝河没听出刚才那一声是谁叫的,但看到这三个职业,却已经有些猜到这三个他并不认识的十区角色背后的操纵者是谁,忽然间,蓝河觉得自己的心情挺不错。

    “咳,今天我生日,得早点下,先走一步了,大家玩得开心。”蓝河说着,没有上来帮手,却也没有再围观,和系舟他们像路人似的就这么走过去了。【这里有点萌啊哈哈哈

    “蓝河你没出息……”霸气雄图这边三人中的不知哪位犹自在鄙视着。

第二百五十四章 假手于人

“能问个问题吗?”蓝河忽又消息道。

    “什么问题?”

    “为什么会选我们蓝溪阁。”蓝河问道。

    “选?你误会了,没有选,我只是随便点了一家公会来问。你如果不要的话,我就会去点一下家了。”叶修回道。

    “原来是这样,我倒真得很想要。”蓝河回道。

    “那我们可以来谈谈价钱了。”

    “但这一次我们不能要。”蓝河又说,“我们和霸气雄图之前有过约定,流离之地的副本纪录,他们不来碰;对此我们的回报就是不碰一线峡谷的副本纪录。”

    “这样啊!那你失去了一个好机会,真为你感到惋惜。”叶修回道。

    “我能预定烈焰森林的副本纪录攻略吗?”蓝河问。

    “这个……到时再说吧!”叶修回道。

    蓝河很郁闷。他怕这个“到时再说”啊,之前还在找君莫笑代打的阶段,就是几次“到时再说”,最后让霸气雄图给抢了先机。

    “今晚的纪录,我估计也会是霸气雄图的了,你确定不要研究一下攻略去吓他一大跳?”叶修问。

    “我真得很想……”蓝河这是真心话,如果早知道会到这一步,他才不会去和霸气雄图做这样的约定。

    “可惜可惜。”叶修替蓝河惋惜了一把,而后就在好友名单里重新选择了一个目标。

    这些公会会长,都是之前拉拢过他对纪录非常觊觎的,蓝溪阁这纯属意外,否则根本没有理由拒绝。

第二百九十六章 可以买断
 “又有副本攻略?”蓝河收到来自君莫笑的消息后,立刻回道。

    “是啊,上次你可是错过了,这一次可要抓住机会啊!”叶修说道。

    “上次一线峡谷,烟雨楼的那个纪录,是不是因为用了那份攻略?”蓝河问道。

    “当然。”

    “怎么卖!”蓝河果断道。

    一份材料清单立刻摆在了他眼前。

    蓝河很快地扫过,回复:“这个……不是我说,这份清单现在第十区里恐怕没有任何一家公会可以靠自己的力量拿出来。”

    这次的清单,再不见一线峡谷副本以下的东西,全部都是烈焰森林副本的稀有材料。但烈焰森林众公会刷了还没两天,材料真得还没刷到多少。

    “这个不要紧,咱们又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相互之间还是可以信任的吧?”叶修回道,言下之意自然是:可以有了再给。

    如此相信蓝河,当然不仅仅因为蓝溪阁的名气。上次兜售副本纪录的时候,蓝河因为和霸气雄图有了约定,放弃了本是可以取得的一线峡谷的副本纪录,很显然这是一个讲原则的人。哪怕是在自家公会也很需要纪录来挽回声誉的时候,却也没有拿“不拘小节”的借口失信于人。这样的人,有什么理由不去信任?

    “行,既然你能放心,那没问题,材料只要够数,立刻就会交给你,攻略我来一份。”蓝河回道。

    “给我个邮箱,我发你。”

    蓝河发了个邮箱地址过来后,随后问道:“能问一下吗,这份攻略已经卖了几家公会了?”

    蓝河显然也是明白人,也没去天真。这攻略存在的价值,存在的目的,他在上次的时候就已经全都理清了。无论如何,也没理由只卖一家公会。这份攻略,其实不会是拿到纪录的保证书,而只是有资格竞争纪录的门票。从本质上来说,第十区副本纪录又是被君莫笑掌控在手了,但是,蓝河已经知道君莫笑的身份,他服气,他没话说。

    “目前还只你们一家。”叶修回道。

    “哦?那……有没有可能我们独家买断?”蓝河虽然觉得这可能性不大,但还是忍不住想要说一下。这份攻略,拿出去卖,他们这些有俱乐部背景的公会可能就有十多家会出手,其他的玩家公会,也未必就没有想法。买断?那或许需要十倍二十倍的价码,这如果真要哪一家公会一力承担的话,那却有些得不偿失了。

    “呵呵……买断吗……”叶修也是含糊了一下。

    “我去接收邮件。”蓝河一看,觉得应该识趣了,当即也没多说什么。

    却不料,不一会君莫笑这边却又发来了一条消息,又是一份新的清单:“买断的话,这个价码。”

    蓝河一怔,随即连忙看去,结果发现他原以为绝不可能实现的买断价码,看起来却好像没有那么困难。相比起之前那份清单,这个买断价,似乎只是增补了一些东西,如果从价值上来论的话,哪有什么十倍二十倍,差不多只是二倍多点而已。

    如此便宜,大出蓝河的意料。“不可能吧?”蓝河一边嘟囔着,一边想拉拉滚动条,结果确实只有这么多,没有后续。

    “还有下一条消息?”蓝河想着,又是等了会,消息果然闪起,蓝河很是释然地点开一看,君莫笑说得却是:“如何?”

    “就是这些?”蓝河不由地回道。

    “嗯……”

    蓝河犹豫了。不是因为价高,而是因为价低……世道艰难啊!价高时,舍不得,买不起;价低时,却又要疑心这天上掉下的馅饼有没有毒。虽然之前对方对他给予了高度的信任,蓝河也很像投桃报李。但是作为一会之长,他得为公会负责,他在操纵的并不是他个人的利益,他需要理智,而不是感情用事。

26 Jan 2014
 
评论(10)
 
热度(103)
© 沈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