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才脑内出现了一个片段:

  伍晨刚接手兴欣公会那会忙得没日没夜,又是熟悉事务又是安排职位,一到十区的大小杂事挨着个儿过问,人手的空缺还是没能弥补过来。他有点着急,寻了个时间找到叶修,想了解了解第十区公会成员的情况。后者也没多问,叼着根烟就坐了下来。打开兴欣公会管理层的列表,晃着鼠标开始一个一个介绍,倒像是先前就做足了准备。

   一轮下来,但凡是列表中的玩家,他竟都能评上几句,给的也正是伍晨需要的信息。两人都是早早熟悉荣耀网游的老玩家,叶修说得扼要,伍晨听得仔细,听到后面更是生出了满心的感慨:这位荣耀大神为兴欣付出的精力和关注,远比表面看上去的要多得多啊。

  过程很顺畅。叶修的语调不急不缓,没过一会列表便拉到了尽头。最后一个玩家是个剑客,头像灰着,级别很低,想来已经很久没有上线。不知出于什么缘故,管理公会的权限竟至现在也没被撤销——要知道对目前的兴欣公会而言,管理层的位置并不是可以随意闲置的。

  鼠标顿在原处迟迟没反应,伍晨疑惑地扭头,一瞥之下更为诧异——这是他进兴欣以来第一次看见队长露出除日常的嘲讽脸与打荣耀的专注脸以外的第三种表情:像陷入某处回忆般的难以形容的奇异笑意,稍纵即逝又深浅不明。

  叶修猛抽了口烟,结束工作退出列表起身找他的红烧牛肉面,两句话带过得含混不清:“……绝色啊,能任用就尽管用吧。……如果他还愿意上的话。”

  伍晨一脸不明觉厉地目送队长离开的背影。那位从未露面的剑客绝色的形象从此神秘高大起来。


然后……有太太想过写伍蓝吗(。

13 Feb 2014
 
评论(8)
 
热度(41)
© 沈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