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隐伍→蓝】网恋有风险

 稍稍用了一下自己前两天一个梗的设定:http://qinlingqiufeng.lofter.com/post/2d59c2_dc00dc

---------------------------------------------------------------

 

  蓝河本周第四次摸了鱼。逛着绝色小号带着兴欣的小白们打本刷怪,听他们聊天看他们傻乐,偶尔插嘴说个笑话,嘴角上扬而不自觉。

  春易老本周第四次目不斜视地路过他的办公桌。各大公会早已不像最初一样提心吊胆地提防兴欣,后来也陆续安插卧底再度潜入,完全不需要蓝河这样的高层出马。眼下频频动用小号,可谓形迹可疑。但春易老护短,知道自己兄弟没别的意思,又见蓝河份内工作一项没落,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由着他去。

  一旁的笔言飞捅了捅入夜寒:“哎,你说蓝桥三天两头往兴欣跑,是不是看上人家公会的哪个妹子啦?”

  被问到的宅男两眼发亮:“有妹子有妹子?赶紧拐来蓝溪阁啊!”

  “……”

  蓝溪阁的光棍们,今天也很寂寞呢。

  笔言飞的推测没有因此被无视,没多久公会高层内部便出现了关于“蓝桥在兴欣有妹子”的各种版本。当事人浑然不知,仍然每日兴欣蓝溪阁两头跑,忙忙碌碌乐在其中,状态满格笑意粲然,更于无形中被人坐实了“脱团狗”的罪名。

 

  要问蓝河为何又回归两家公会一人管的状态……那实非出于本意。挑战赛结束后的某天,他操纵着蓝桥春雪做日常,路上撞见兴欣烟雨楼两队人马混战一团,打得难解难分。蓝河心血来潮站在一棵树下看热闹,猛然瞥到几个眼熟账号:

  咦这不是兴欣的阿渊吗,这么快杀到神之领域来了?嘿嘿我就说这小子行嘛,还是小白时操作上手就特别快。

  青漓也在?小姑娘出手终于不畏首畏尾了。记得她第一次下本死出来时还哭鼻子来着……

  ………

  细数下来,三四名眼熟的玩家都出自兴欣刚成立时加进来的那批小白。当初的他们操作笨拙而热情满满,经验全无而随性欢脱,并且有一个共同的保姆……名叫绝色。

  在兴欣那五天的无尽回忆翻涌而来,裹挟着融融暖意袭击蓝河的内心。他望着混战的人群出神,想起叶修说过的“公会好多人都很想念你,经常打听你的消息”,忽然觉得,是该回去看看了。

  蓝河说的回去看看,是指道别。叶修招揽了伍晨来做公会会长,他这个临时工早已没有太多存在的意义——即便叶修并不是这么说的。更重要的是,绝色在兴欣地位不低,一旦身份暴露,对两家都将造成不利。保险起见,着实莫如现时找个借口退会来得稳妥。

  某个轮廓在脑中一闪而过,他压下对兴欣公会的不舍与另一丝无解的酸楚牵念,登上了绝色号。

  公会频道里仍然吵吵嚷嚷并保留着兴欣的逗比特色,一见他上线更是以先前两倍的速度刷起了屏。蓝河揉着额角以温和的语气尽可能一一回复,还没把想好的退会借口说出来,便收到一条好友申请。点开一看,正是兴欣公会的现任会长,晓枪。

  犹豫了一下点了接受,对面立刻有私聊发过来:“你好,我是伍晨。”

  一时想不明白伍晨找他干啥。蓝河客客气气地回道:“会长你好。”

  也不知绝色这么特殊的身份,叶修怎么跟他介绍的。蓝河歪了歪脑袋,等待着接下来常规上的寒暄客套。

  谁知道人家压根没打算跟他客套。

  过了几秒,一串坐标扔了过来,任务布置端的是无比熟悉自然:“考虑到你的等级,先来这里带一带新人吧。”

  蓝河目瞪口呆。

  ……

  所所所以说叶修你到底怎么向他介绍我的?!!!!!

 

  接下来的事情顺理成章。兴欣的小白又让他找回了初玩荣耀时那份纯粹的快乐,还让他在盛情之下不忍心立刻退会。蓝河在兴欣转悠了两天,发现这里的管理人才仍然相当匮乏。会长伍晨天天东奔西走,让他仿佛看到当时的自己……想到这里他翻了个白眼。

  总之,心一软,就留了下来。再一软,便想留得更久。上一次就是这样,这次同理。

  每次下线都似不经意地瞄一眼好友列表里一个灰了好久的头像。

  蓝河有时候真不知道自己图个啥。

 

  对绝色,伍晨是照着叶修“能用就尽管用”的方针贯彻执行的。他是个老实人,自己没有这般厚的脸皮禽兽的作风。

  初听叶修对绝色简短得不正常的介绍,伍晨不明觉厉。后听公会里关于绝色“头号保姆”头衔修改的传言,伍晨细思恐极。终于有一天绝色上线了,看着那风骚的角色名、妖冶昳丽的剑客外形与青年干练高效的办事作风、清澈干净的声音,伍晨想,这就是公会妹子说过的,反差萌吗。

  眼看绝色升了等级,在公会发挥的作用更加令人惊喜。他简直想拽住叶修的手臂使劲摇晃:你上哪找来这么个公会一宝!找到了怎么还不聘过来啊啊啊啊啊?!!

  后来有一天他确实这么做了,不过找的是陈果,叶修只是正好在一旁听着。伍晨激动地罗列了绝色的优点,委婉地提出了聘请绝色的建议,然后一脸希冀地看向老板。

  陈果一脸复杂地看向叶修。

  叶修一脸无辜地做着训练。

  陈果盯着叶修:“说话啊?”

  叶修结束了训练,仰在椅背上休息,语气遗憾:“我叫过他来兴欣啊。这个,真没办法。”

  可他笑得很开心。

 

  蓝河本周第五次摸了鱼。春易老第五次路过他的办公桌,停了下来,语重心长地拍了拍他的肩:“蓝桥,网恋有风险,投入需谨慎。”

  蓝河迷茫地看着他的背影,回头继续上他的绝色。

  灰暗多日的好友头像突然亮了起来。

  一个穿得花花绿绿的拎着伞的家伙站在了绝色的面前:

  “不挖墙脚也行。考虑嫁来兴欣不?”

 

THE END

15 Feb 2014
 
评论(21)
 
热度(162)
  1. 沈辞 转载了此文字
  2. 渔樵泛舟沈辞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酒入愁肠
    太太写了很多叶蓝,可爱!
© 沈辞 | Powered by LOFTER